冲锋在数字化部队建设一线,解放军数字化合成营战力再升级

科技日报记者 张强

  解放军报11月9日报道,中部战区某团合成大纲试训演练拉开战阵,数字化合成营战斗力新质战斗力实现在升级,行动精确到秒,射击精确到点,指挥控制到单车。

  2007年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和第二炮兵在演兵场上演了一幕幕壮阔的练兵场面。

通讯员 李凌 贾理理

  情报自主获取、作战自主筹划、保障自主控制……深秋,中部战区陆军某团一场合成大纲试训论证演练拉开战阵。荧屏闪烁,信息飞传,伴随各合成要素实时多维自主感知,指挥员迅速融合战场态势完成精确打击,数字化合成营新质战斗力实现再升级。

  “近年来,中国军队的军事训练主要突出了实战化训练、创新型训练、新装备训练、重点部队训练和信息化、网络化、化、模拟化训练。”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总编辑胡文龙说。

前不久,一场数字化合成营实兵对抗演练在太行山腹地某训练场展开。合成营指挥所利用指挥信息系统即时共享“敌情”,临机调整兵力,组织火力协同,攻势如潮,仅用一个多小时就突破了蓝军防御阵地。演练中,合成营前沿指挥所的作战指挥效能得到了有效发挥。

图片 1该部前身为我军38军某机械化步兵师某部,由于该师长期优先获得新装备,被网友们称为“土豪师”

  《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指出,中国军队“到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

图片 2

  该团是我军最早编制合成营的部队之一。从新装备列装到当年底具备战斗力,他们不断突破极限,加速新质战斗力形成,成为陆军数字化建设“探路者”。近年来,该团突出“实时联动、精兵合成”,合成营实现战场信息的多源感知,各合成要素高度融合,部队遂行机动作战、立体攻防能力跃升。

  “我组织的所有练兵活动,都围绕信息化这一主题展开。”41岁的南京军区某两栖机械化步兵团团长邢国良上校说,为了推进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转变,他当前正在重点抓四项训练——“一体化”“实战化”“对抗性”和“机动化”训练。

资料图

图片 3

  前不久,邢国良就把部队拉到山岳丛林地带,进行了一场实兵实弹检验性演练。

看到这一幕,在一旁观摩演练的陆军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何明利不禁鼓掌叫好。这是何明利牵头论证建设的数字化部队的又一次完美转身和飞跃。

图片 4“土豪师”各部6月3日战术考核,合成营通过信息系统支撑推进合同作战

  到达演练地域半小时后,邢国良就率领自动化分队、通信保障分队等,搭建起程控通信网、微波通信网、电台通信网、移动通信网、卫星通信网等各种指挥自动化网络,建立起具备团、营、连三级远程信息交互、多维信息获取、态势信息共享等功能的指挥信息系统。

论证建设我军第一个数字化营、第一个数字化团、第一个数字化合成师,主持完成第一个机动互联网络、第一个陆军全要素网络化模拟训练平台……一直冲锋在数字化部队建设一线的何明利说:“数字化时代,武器装备发展日新月异,不能让我军在世界新一轮军事革命中,输在起跑线上。”

  “无人机起飞,迅速前出!”演练现场,随着指挥员接到“敌情”通报,无人机、侦察车、雷达等多种侦察力量迅速传回目标信息;战术协同、战斗勤务、后装保障等要素即时自主进行态势感知,形成多元力量要素同步感知,完成火力打击精确筹划。据该团团长刘军介绍,数字化合成营通过指挥信息系统有效链接,对多源感知的战场信息经比对、印证、融合,生成精准的情报产品,依托独立指挥新模式,真正把“金刚指”攥成“铁拳头”。

  “仅一年前,这还是不可思议的。”邢国良说,那时,他们搭建指挥所是从搭帐篷、摆案子和挂地图开始的,“那还是机械化时代的传统做法。”

1991年1月,海湾战争爆发,美军在伊拉克战场上的自动化指挥深深地震撼了当时在某训练基地从事机械动态测试工作的何明利。随后,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提出建设数字化部队的信号。就在这时,何明利接到了调他到某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的调令。

图片 5

  2006年下半年以来,率先走出信息化训练路子的沈阳军区某师,被确定为全军训练内容改革的试点单位。

彼时,我军正处于向机械化转型时期,数字化还完全停留在概念上。

  6月战术考核中使用的JPY-02炮兵校射侦察无人机,作为全军试验部队,“土豪师”各部的信息化指挥力量配备在全军都是首屈一指

  “信息化条件下,畅通无阻的指挥通信是作战指挥的命脉。”师长高潮认为,要打赢现代战争,第一位的就是要拥有各种互联互通的作战指挥网络。

“一定要搞出我们自己的数字化部队来,让国家和人民放心!”来到新岗位,何明利暗下决心。他围绕依托机械化平台注入数字化装备的思路,从一张白纸开始,了解前沿技术,收集相关数据,下一线,钻战车,反复试验,攻克关键技术难题。

  行动精确到秒,射击精确到点,指挥控制到单车……去年底,团队着眼合成营“基于能力叠加与基于任务需求”的编组特点,探索运用“合成战斗连+支援保障连”的编组模式和任务式指挥模式,有效提升战场感知、兵种协同等能力,实现模块编组、离散配置、分布交互指挥、同步联动作业,探索形成多套不同环境下数字化部队新训法战法。

  当前,中国军队正在走科技兴训之路,努力促进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