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冶特钢拟232亿收购兴澄特钢86,钢中之王

刘纯 科技日报记者 过国忠

电玩城上下分 1
把“命门”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是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从汽车到高铁再到飞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灵魂”:轴承。
而用于制造轴承所需的轴承钢,被誉为“钢中之王”,其服役条件十分严苛,使用性能要求极高,是生产难度最大、产品质量要求最严、检验项目最多的特种钢之一。
如今,曾经被发达国家垄断的高端轴承钢,早已被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兴澄特钢所攻克。兴澄特钢自主研发的新型轴承钢,在最重要的疲劳性指标上,实现国际领先。
坚定不移发展特钢
上世纪90年代初,兴澄特钢还是一个装备简陋、管理粗放,年产量不满20万吨的地方性普钢小厂。1993年与香港中信泰富公司合资办厂后,就把发展方向定位于生产全球最优质的轴承钢。
轴承钢是钢铁生产中要求最严的钢种之一。对化学成分的均匀性、非金属夹杂物的含量和分布、碳化物的分布等要求都非常高。
“多年来,我们下定决心依托科技创新,坚定不移走精品特钢发展路线,当其他企业根据市场利润在特钢和普钢之间徘徊反复时,兴澄特钢始终如一,终于闯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特钢之路。”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兴澄特钢总经理李国忠说。
可以说,当时研发高端轴承钢,对于兴澄特钢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兴澄科研人员的话来说,“国际上一些能够生产高端轴承钢的企业,对中国企业技术封锁,我们开始也走了不少弯路。”
发现轴承钢疲劳寿命的“秘密”
困难并没有吓倒兴澄特钢人。科研团队立足自主创新,针对“卡脖子”难题,敢于打破传统,敢于对书本说不,对权威说不。
疲劳寿命是轴承钢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大多数钢企都将降低氧含量视为提高材料疲劳寿命的要诀。但兴澄特钢从2001年开始,每年进行各种轴承模拟实验,经过长期实验观察和研究分析,科研团队发现:疲劳寿命在同等氧含量下,还与夹杂物形态及组成有关,而这些夹杂物是不能用传统方法衡量和控制的。
在科技部和江苏省的支持下,兴澄特钢经过多年努力,攻克了一系列技术、工艺和生产难关,终于开发出高端轴承钢,使轴承钢氧含量控制在小于等于5ppm(parts
per million,炼钢中用ppm作为氧含量的单位)的世界先进水平。
兴澄特钢总工程师许晓红告诉记者,当国内主流钢厂还在用模铸和电渣工艺生产轴承钢时,兴澄特钢顶住压力上马连铸,并用连铸轴承钢叩开世界顶级轴承制造商SKF的大门,成为获得SKF“采购绿色通道”的第一家中国钢铁企业。
2016年,兴澄特钢再次打破电渣轴承钢垄断局面,通过了中国铁路总公司CRCC认证,成为国内首家也是唯一一家采用“真空脱气+连铸”工艺生产铁路货车轴承用钢的钢厂。现在,法国高铁等多个国家铁路公司均将兴澄特钢的轴承钢纳入采购名录。
ASTM国际轴承主席、原SKF集团技术总监John
Beswick评价说:“兴澄特钢从一个少量生产轴承钢的钢厂,发展成为当前领袖级地位的轴承钢生产商。”
志在产业链技术整体提升
让中国尽快由“钢铁大国”变成“钢铁强国”,是兴澄特钢人的梦想。
在过去的20多年,矗立在江尾海头的兴澄特钢,以科技创新和技术突破,不断引领中国特钢产业转型升级。
“作为中国特钢行业领军企业,兴澄特钢已先后承担了国家十五、十一五、十二五、863、火炬计划等多项冶金课题的项目攻关,并主持或参与多项国家和行业技术标准的起草修订。”李国忠说。
目前,兴澄特钢正在牵头承担国家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课题《轴承钢冶金质量控制基础理论与产业化关键共性技术研究》,与钢铁研究总院等共同攻关。
此外,兴澄特钢与英国剑桥大学等共同开发的长寿命超纯净轴承钢已经结题,建立了服役性能与轴承钢组织的模型,更好地指导和优化了当前的生产和制造工艺,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超长接触疲劳寿命轴承钢的生产技术。
正是凭借研发实力和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兴澄特钢经历了“普转优”“优转特”“特转精”的不断升级。2018年,中信泰富特钢集团营业收入超千亿元。未来,兴澄特钢更志在与更多的中国企业共同实现轴承领域从基础材料到工业应用的产业链技术整体提升,让中国制造傲立全世界。

7月8日,大冶特钢发布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修订稿。据草案披露,公司拟发行股票作价231.79亿元购买兴澄特钢86.5%股权。发行股份价格为9.2
元/股,合计发行股份数量约25.19亿股。

这是一个飞速旋转的世界。从汽车到高铁再到飞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灵魂”:轴承。

电玩城上下分 2

而用于制造轴承所需的轴承钢,被誉为“钢中之王”,其服役条件十分严苛,使用性能要求极高,是生产难度最大、产品质量要求最严、检验项目最多的特种钢之一。

电玩城上下分 3

如今,曾经被发达国家垄断的高端轴承钢,早已被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兴澄特钢所攻克。兴澄特钢自主研发的新型轴承钢,在最重要的疲劳性指标上,实现国际领先。

据悉,若本次交易顺利完成,将导致上市公司大股东变更,但控制权依旧紧握在原实控人之手。本次大冶特钢拟向泰富投资、江阴信泰、江阴治泰、江阴扬泰、江阴青泰、江阴信富等6名对象购买其合计持有的江阴兴澄特种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澄特钢”)86.5%股权。

坚定不移发展特钢

据悉,上述股东合计持有兴澄特钢100%股权。其中,泰富投资持股比例达到90%。本次交易后,除了泰富投资仍剩余13.5%股权外,其余对象不再持有兴澄特钢股权。

电玩城上下分 4

电玩城上下分 5

上世纪90年代初,兴澄特钢还是一个装备简陋、管理粗放,年产量不满20万吨的地方性普钢小厂。1993年与香港中信泰富公司合资办厂后,就把发展方向定位于生产全球最优质的轴承钢。

本次交易拟发行股票价格为9.2元/股,发行数量约为25.19亿股。以此计算,
本次交易后,大冶特钢实控人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集团”)通过前两大股东新冶钢、泰富中投合计持有的58.13%股权将稀释至8.79%。本次交易对手泰富投资持股比例预计达到75.05%,变身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因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经过层层透析,上市公司实控人依旧为中信集团。

轴承钢是钢铁生产中要求最严的钢种之一。对化学成分的均匀性、非金属夹杂物的含量和分布、碳化物的分布等要求都非常高。

电玩城上下分,特钢之路

“多年来,我们下定决心依托科技创新,坚定不移走精品特钢发展路线,当其他企业根据市场利润在特钢和普钢之间徘徊反复时,兴澄特钢始终如一,终于闯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特钢之路。”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兴澄特钢总经理李国忠说。

电玩城上下分 6

可以说,当时研发高端轴承钢,对于兴澄特钢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兴澄科研人员的话来说,“国际上一些能够生产高端轴承钢的企业,对中国企业技术封锁,我们开始也走了不少弯路。”

1889年,晚清洋务派代表张之洞奏请成立汉阳铁厂;

发现轴承钢疲劳寿命的“秘密”

1908年,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成立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成为中国近代联合钢铁企业的发端;

电玩城上下分 7

2008年,中信泰富特钢集团成立,总部现在坐落在地处“江尾海头”的中国江阴。

困难并没有吓倒兴澄特钢人。科研团队立足自主创新,针对“卡脖子”难题,敢于打破传统,敢于对书本说不,对权威说不。

电玩城上下分 8

疲劳寿命是轴承钢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大多数钢企都将降低氧含量视为提高材料疲劳寿命的要诀。但兴澄特钢从2001年开始,每年进行各种轴承模拟实验,经过长期实验观察和研究分析,科研团队发现:疲劳寿命在同等氧含量下,还与夹杂物形态及组成有关,而这些夹杂物是不能用传统方法衡量和控制的。

张之洞视察汉阳铁厂

在科技部和江苏省的支持下,兴澄特钢经过多年努力,攻克了一系列技术、工艺和生产难关,终于开发出高端轴承钢,使轴承钢氧含量控制在小于等于5ppm(parts
per million,炼钢中用ppm作为氧含量的单位)的世界先进水平。

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发生的不同事件,却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长河中找到了命运的交集。恩格斯说:“历史是偶然性与必然性的辩证统一。”历史总是习惯用令人不可思议的方式,吸引我们驻足、凝望。

兴澄特钢总工程师许晓红告诉记者,当国内主流钢厂还在用模铸和电渣工艺生产轴承钢时,兴澄特钢顶住压力上马连铸,并用连铸轴承钢叩开世界顶级轴承制造商SKF的大门,成为获得SKF“采购绿色通道”的第一家中国钢铁企业。

中信特钢旗下新冶钢的前身,正是汉冶萍1913年筹建的大冶钢厂,并于2004年加入中信大家庭。“年轻”的中信特钢与中国钢铁结下了世纪情缘。

2016年,兴澄特钢再次打破电渣轴承钢垄断局面,通过了中国铁路总公司CRCC认证,成为国内首家也是唯一一家采用“真空脱气+连铸”工艺生产铁路货车轴承用钢的钢厂。现在,法国高铁等多个国家铁路公司均将兴澄特钢的轴承钢纳入采购名录。

电玩城上下分 9

ASTM国际轴承主席、原SKF集团技术总监John
Beswick评价说:“兴澄特钢从一个少量生产轴承钢的钢厂,发展成为当前领袖级地位的轴承钢生产商。”

中信特钢新冶钢厂区内的张之洞汉白玉半身雕像,其后为一百多年前大冶钢厂高炉群遗址

志在产业链技术整体提升

中信特钢旗下兴澄特钢的前身,是1956年成立的江阴钢厂。1993年,由香港中信泰富投资控股的合资企业——江阴兴澄特种钢铁有限公司成立。

电玩城上下分 10

2008年,铜陵泰富、扬州泰富相继成立;2017年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与中信集团完成重组,加入中信特钢;2018年,中信特钢收购华菱锡钢,并改名为靖江特殊钢有限公司。

让中国尽快由“钢铁大国”变成“钢铁强国”,是兴澄特钢人的梦想。

中信特钢形成了沿海沿江产业链战略大布局,具备了年产1300多万吨特殊钢生产能力,产品遍布军民两用、海陆空多个领域,年经营收入超千亿元。

在过去的20多年,矗立在江尾海头的兴澄特钢,以科技创新和技术突破,不断引领中国特钢产业转型升级。

兴澄特钢、新冶钢、铜陵泰富、扬州泰富、青岛特钢、靖江特钢,如同一场交响乐表演中的不同乐器;

“作为中国特钢行业领军企业,兴澄特钢已先后承担了国家十五、十一五、十二五、863、火炬计划等多项冶金课题的项目攻关,并主持或参与多项国家和行业技术标准的起草修订。”李国忠说。

普转优、优转特、特转精,中信特钢发展历程中的每一步战略转型,仿佛又是交响乐中的几篇华丽乐章;

目前,兴澄特钢正在牵头承担国家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课题《轴承钢冶金质量控制基础理论与产业化关键共性技术研究》,与钢铁研究总院等共同攻关。

改革、创新、包容、奋斗,恰似乐谱上跳动的音符。

此外,兴澄特钢与英国剑桥大学等共同开发的长寿命超纯净轴承钢已经结题,建立了服役性能与轴承钢组织的模型,更好地指导和优化了当前的生产和制造工艺,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超长接触疲劳寿命轴承钢的生产技术。

历史的厚重与时代的引领,在这“江尾海头”不断汇集并形成一股合力,在我们耳边奏响了一曲幽婉绵长、又极具穿透力的特钢交响。

正是凭借研发实力和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兴澄特钢经历了“普转优”“优转特”“特转精”的不断升级。2018年,中信泰富特钢集团营业收入超千亿元。未来,兴澄特钢更志在与更多的中国企业共同实现轴承领域从基础材料到工业应用的产业链技术整体提升,让中国制造傲立全世界。

毛主席:“就是骑着毛驴也要去看一看”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1949年5月,湖北石黄镇解放。中原临时人民政府接管石黄镇,成立了“湖北省大冶工矿特区”。1950年6月,湖北省人民政府向中南军政委员会请示,将大冶工矿特区改组为市,定名为黄石市。1950年8月,黄石市政府正式成立。

编辑:陈小柒

刚刚诞生的黄石市,人口不过5万,工厂只有5家,但它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的原材料工业基地,因而受到毛主席的特别关注。中信特钢新冶钢的前身——大冶钢厂,就坐落在黄石。

审核:王小龙

毛主席一生视察过很多钢厂,但是去过两次的钢厂仅有两家,大冶钢厂是其中之一。1953年,毛主席第一次到大冶钢厂视察。陈丹若在《毛泽东五年间两次视察黄石》(2016年9月12日《中国档案报》)一文中写到:

1953年2月19日下午,毛主席乘坐“长江”舰顺江东下,并决定下船到黄石去看一看。陪同毛泽东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和公安部部长罗瑞卿考虑到毛泽东的安全问题,不同意他上岸,说:“黄石是个小城市,连马路都没有,不方便。”毛主席说:“就是骑着毛驴也要去看一看。”

毛泽东下船后直奔大冶钢厂,在钢厂招待所听了冶钢负责人的汇报后,就要去生产第一线,说:“我要把大冶钢厂炼钢过程从头看到尾。”毛主席从炼钢、铸钢、锻造一直看到轧钢,从南头看到北头,边看边问。在炼钢的高炉旁,毛主席与工人们亲切地交谈起来:“家里有几口人?每月拿多少工资?生活过得好不好?领导关不关心你们的生活?”工人们激动地一一做了回答。毛泽东听后连声说:“很好,很好。”
走出车间,已是晚上8点多。深夜的大冶钢厂,仍然灯火通明。毛主席在厂区停留了片刻,环视着钢厂美丽的夜景。时任黄石市委副书记高芸生问:“主席,您有什么指示?”毛泽东说:“希望你们把这个厂办大办好!”

毛主席第一次视察大冶钢厂,因事出突然,来不及安排摄影,因此没能留下照片纪录,令人遗憾。

五年之后的1958年9月15日,毛主席第二次视察大冶钢厂。他来到大冶钢厂炼钢车间,先后看了四号、五号、六号平炉的生产情况。《毛泽东五年间两次视察黄石》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述:

毛泽东问:“这一炉能炼多少钢?”时任大冶钢厂炼钢部党总支书记丁振江回答说:“这是90吨的炉子,现在最多一炉可以炼150吨。”毛泽东点了点头。炼钢部主任王全冶找来一副蓝色眼镜递过来,毛泽东接过眼镜,仔细看了炉子里沸腾的钢水。

电玩城上下分 11

1958年9月15日,毛主席第二次到大冶钢厂视察。毛主席从一位炼钢工人手中,接过一块蓝色的炼钢视镜走近炉前,认真观看,详细询问。

李仲连时任大冶钢厂总工,他在《特钢岁月》一书中回忆了毛主席第二次视察时的一个细节:

在去轧钢车间的路上,主席停下了,向西一指,问道:“那个地方原来不是水塘吗?”我站在主席身后回答道:“原来是水塘,现在因为扩建都填平了。”“哦!”主席点点头。

毛主席望着一片新厂说:“这都是新的吗?上次我来时没看到。”陪同人员回答:“这一片全是新建的。”“你们厂变化真是快,我简直认不出来了。”毛主席非常高兴地说。

毛主席对大冶钢厂“办大办好”的嘱托,一直激励几代大冶钢厂人。不论处于顺境还是逆境,大冶钢厂始终没有忘记钢铁报国的初心。

荣老板为啥落棋江阴钢厂

网站地图xml地图